相片:石晉華老師是八月《地藏經》專題的受訪人物,家住高雄,正是發生發生氣爆的範圍,他捎來信報平安,讓我們都放下心!經過石晉華老師同意,分享他深感《地藏經》之不可思議,也懇請大家念佛迴向。7/31晚上幾乎像經歷了一場戰爭,油氣循水溝四竄,最後飽合了,一個火花就全面爆炸,機車汔車從地面炸飛十幾公尺,凱旋、三多路被炸成2至4公尺深的壕溝,路面柏油都翻飛起來。災區封鎖,准出不准入。我們還有電,但電視沒了,撐過天亮,火還在燒。後來朋友Line我,說凱旋、武昌那個加油站溫度降不下來,怕會爆炸,我只能帶媽媽、佣人、姪兒大家倉皇撤離。可是原本出去的路炸翻了,過不去,只能向東上高速公路,我們跑到一家美濃民宿,先過了8/1一晩。後來也是透過Line,得知市區佛光山的普賢寺及南屏別院有收容災民,8/2上午回家拿了些衣物,就轉至南屏別院又過一晚。但媽媽一直失眠,於是8/3硬是回家,一開始還沒水,但現在有了。不論如何,起碼家人都平安。……出事前四、五天以來,我眼皮就一直跳,但我弄不清楚怎麼回事。7/31我租的停車位地主不給租了,我去退搖控器拿押金,跟他說我8/1早上來開走可不可以?他說不行,只好開車離開 (阿彌陀佛)。原本要左轉凱旋路邊找停車位,但車子一直來,我無法轉,就右轉去找,最後停在武昌街。結果原本我寄望停車的二處都炸翻了,我去看現場,所有車都爛了。更幸運的是三信對面的郵局,我7/31才推輪椅帶媽媽去提存款,現在那個郵局都碎了。我們的住家離凱旋路只有40公尺,三多路只距100公尺,但鐵路的空間及一道隔牆緩和並擋住了震波。毒氣竄到凱旋路、三多路、武昌路,三面包圍家裡,但沒進入我們住的巷子。結果,家及工作室毫無損傷,汽車也無一絲刮痕。媽與我都是修地藏法門的,超乎尋常地躲過了許多危險,我無法詳述,但地藏菩薩真有保估,地藏經的經文是真實不虛的。謝謝你們的關心。南無地藏王菩薩石晉華跟著地藏菩薩跑馬拉松

當代藝術家石晉華,為了迴向亡父而專修地藏法門。地藏菩薩堅毅的悲願,支持他走過許多艱難的時刻。《地藏經》的修持融入了他的生活與創作,作品中蘊含著一步一腳印的修行軌跡。

石晉華(當代藝術家)

我三十歲前對佛教很陌生,甚至有點排斥。1994年我赴美念研究所,在大姊家讀到佛教書籍,因為有很多地方看不懂,開啟我對佛教的好奇。為了了解那些內容,我到洛杉磯的大方廣學會,向楊崑生及林淑貞老師學習靜坐及佛學導論課程。二位老師每週帶我們念《地藏經》,從那時起接觸了地藏法門,但總覺得經文好長,自己沒什麼耐性,功課做得斷斷續續。

2010年父親過世,在臺南普願功德會老師的指導下,我發願誦1750部《地藏經》迴向超度父親與自己的怨親。只要不出差,我便點燈、燃香、供水、禮拜地藏菩薩;每日持地藏菩薩名號至少千遍,並誦念《地藏經》,目前累積五百多部。

佛陀的慈悲付囑
多年來,我體認到貫穿整部《地藏經》脈絡的就是「付囑」二字。釋迦牟尼佛入滅之前,要找到一位大菩薩,在彌勒菩薩成佛前將照顧眾生的任務託付給他,而地藏菩薩累世的大願,正符合這樣的重任,由此可以感受到釋迦牟尼佛對眾生深切的慈悲,一再付囑地藏菩薩在彌勒成佛前,莫讓眾生落入惡道,對將落或已落三塗的眾生則給予種種方便救拔,這是非常細膩、周到、感人的。

地藏菩薩每每在眾生遭遇最辛苦、最需要、最難脫困的境界中,發下使眾生脫離苦海契機的悲願,這是非常動人的慈悲與氣魄。看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誓願,地獄是不可能空的,但菩薩願意堅守崗位,幫助一切眾生。

地藏菩薩實踐力很強,《地藏經》講事不講理,看來淺白,其實很難,如何從中體會佛菩薩的智慧或用心?我試著回到經中描述的情景,揣度地藏菩薩為什麼發這樣的願?是什麼個性使然?例如光目女的母親生前造惡頗多,光目女很不放心,求佛指引,激動得撲倒在地,那份情感是很強烈的,她幾世為孝女,後來還發了大願,救度惡道眾生,讓我深覺菩薩的用心很感人。

地藏菩薩選的路,漫長而辛苦。沒有智慧,煩惱與束縛難以調伏;沒有慈悲,我執難以斷盡;沒有悲願,生命如此沉重,如何累生累世不懈怠?一定要靠智慧、慈悲、悲願,才能夠自度度他,這是我們要向菩薩學習的。

自我愈少、加持愈大
修持地藏法門愈久,愈能感受到《地藏經》所言,真實不虛。我從事當代藝術,沒有在學校教書,收入很不穩定,甚至還曾關掉工作室,辭掉助手。穩定修地藏法門後,有幾次又撐不下去了,但往往在銀行存款連下個月都過不下去時,就有作品賣掉,或有人找我演講或駐村。

地藏法門的加持甚隆,關鍵在於,你的信心與真誠有多大、多純淨,加持就會有多大。每次誦完經我都會迴向,我發覺愈專注、祈願中自我的成分愈少,加持就愈大。那種感受是身毛豎立,有一波波能量拂過來。我知道不應期待這些感受,而且不論好的、壞的,顯現了,都讓它過去。

回頭看這幾年的歷程,發覺能存活下來,真是奇蹟。當代藝術這行業這麼艱難,我不僅活了下來,而且心中很多的願景,後來都逐一實現了,我相信這是誦《地藏經》的善緣善果。

修行即創作,創作即修行
相片:修行就像一場馬拉松,不管用什麼法門,就是一步更進一步地踏實向前。當代藝術家石晉華,因為父親往生而發願誦持1750部《地藏經》,並將地藏法門的修持融入他的生活與創作。多年來,彷彿跟著地藏菩薩跑一場馬拉松,而地藏菩薩堅毅的悲願,也支持他走過許多艱難的時刻。■石晉華(當代藝術家)我三十歲前對佛教很陌生,甚至有點排斥。1994年我赴美念研究所,在大姊家讀到佛教書籍,因為有很多地方看不懂,開啟我對佛教的好奇。為了了解那些內容,我到洛杉磯的大方廣學會,向楊崑生及林淑貞老師學習靜坐及佛學導論課程。二位老師每週帶我們念《地藏經》,從那時起接觸了地藏法門,但總覺得經文好長,自己沒什麼耐性,功課做得斷斷續續。2010年父親過世,在臺南普願功德會老師的指導下,我發願誦1750部《地藏經》迴向超度父親與自己的怨親。只要不出差,我便點燈、燃香、供水、禮拜地藏菩薩;每日持地藏菩薩名號至少千遍,並誦念《地藏經》,目前累積五百多部。佛陀的慈悲付囑多年來,我體認到貫穿整部《地藏經》脈絡的就是「付囑」二字。釋迦牟尼佛入滅之前,要找到一位大菩薩,在彌勒菩薩成佛前將照顧眾生的任務託付給他,而地藏菩薩累世的大願,正符合這樣的重任,由此可以感受到釋迦牟尼佛對眾生深切的慈悲,一再付囑地藏菩薩在彌勒成佛前,莫讓眾生落入惡道,對將落或已落三塗的眾生則給予種種方便救拔,這是非常細膩、周到、感人的。地藏菩薩每每在眾生遭遇最辛苦、最需要、最難脫困的境界中,發下使眾生脫離苦海契機的悲願,這是非常動人的慈悲與氣魄。看看「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的誓願,地獄是不可能空的,但菩薩願意堅守崗位,幫助一切眾生。地藏菩薩實踐力很強,《地藏經》講事不講理,看來淺白,其實很難,如何從中體會佛菩薩的智慧或用心?我試著回到經中描述的情景,揣度地藏菩薩為什麼發這樣的願?是什麼個性使然?例如光目女的母親生前造惡頗多,光目女很不放心,求佛指引,激動得撲倒在地,那份情感是很強烈的,她幾世為孝女,後來還發了大願,救度惡道眾生,讓我深覺菩薩的用心很感人。地藏菩薩選的路,漫長而辛苦。沒有智慧,煩惱與束縛難以調伏;沒有慈悲,我執難以斷盡;沒有悲願,生命如此沉重,如何累生累世不懈怠?一定要靠智慧、慈悲、悲願,才能夠自度度他,這是我們要向菩薩學習的。自我愈少、加持愈大 修持地藏法門愈久,愈能感受到《地藏經》所言,真實不虛。我從事當代藝術,沒有在學校教書,收入很不穩定,甚至還曾關掉工作室,辭掉助手。穩定修地藏法門後,有幾次又撐不下去了,但往往在銀行存款連下個月都過不下去時,就有作品賣掉,或有人找我演講或駐村。地藏法門的加持甚隆,關鍵在於,你的信心與真誠有多大、多純淨,加持就會有多大。每次誦完經我都會迴向,我發覺愈專注、祈願中自我的成分愈少,加持就愈大。那種感受是身毛豎立,有一波波能量拂過來。我知道不應期待這些感受,而且不論好的、壞的,顯現了,都讓它過去。回頭看這幾年的歷程,發覺能存活下來,真是奇蹟。當代藝術這行業這麼艱難,我不僅活了下來,而且心中很多的願景,後來都逐一實現了,我相信這是誦《地藏經》的善緣善果。修行即創作,創作即修行以當代藝術來說,宗教通常不在創作範疇內,即使是以宗教為題材的作品,也是批判、嘲諷居多,但我就是很正面、很認真在做。一說到宗教藝術,大多數的人都想到佛菩薩的形像或經文,但我認為,即使沒有具體的形象與文字,藝術作品也可以很宗教。像我畫水平線的時候,如同在禪修一樣,專注、放鬆、不求表現,這與一般藝術是矛盾的。當下只有呼吸跟動作,什麼念頭也沒有,做那樣的作品真的很享受。觀眾看著這些線條,跟著走,心也會靜下來。這可能也是我的使命,讓沒有信仰的人,看了之後對佛教多些了解與興趣,產生願意學習或修行的心。地藏法門帶給我很多創作靈感,《地藏一百八》源自於誦1750部《地藏經》的功課,我給自己訂下規則,在同一張紙上,每念一部《地藏經》,就畫一遍地藏菩薩像,每念完108部經就會有一張地藏菩薩的聖畫像伴隨產出,整個計畫預計會完成17幅地藏菩薩聖像。我刻意不參考現成的畫像,隨著我對經文與地藏菩薩的了解,菩薩像逐漸改變。我想這不是菩薩改變,是我改變了。經中〈見聞利益品〉寫道,若每日念地藏菩薩名號千遍千日,將有種種護佑,並得菩薩摩頂授記,我就照這個法門做,並發展成作品。我有糖尿病,便利用每天測血糖時扎出的血,在紙上點下血印,代表一天,並在下方寫下當天的所念的次數,如此持續一千天,因此稱此作品為《一千日》。另外《七字書》是用一支香木鉛筆重複在紙上寫下一行行「南無地藏王菩薩」,直到鉛筆用盡。對我來說,鉛筆象徵人的一生,愈過愈短,但是鉛筆把它的一生,用持名號的方式供養諸佛菩薩,從它身上削下木屑,就如捨掉我執與肉身,最後整張紙寫滿時,將剩下的鉛筆削完,在展覽開幕那天,點燃木屑,以香氣供佛。還有一件大型作品叫《行路一百公里》,在行走一百公里的過程中用鉛筆畫水平線,邊走邊持誦《地藏經》。為了這個計畫,現在我除了每天固定誦《地藏經》,接著還要將經文背起來。對我來說,救濟不輟的地藏菩薩像是在跑超級馬拉松,我們也可以發願成為這樣的選手,學習地藏菩薩怎麼鍛鍊自己:不要急著成功,而是要調整心態,長養智慧、慈悲,發下利益他人的願望,這是《地藏經》教我的人生態度。(圖為石晉華創作《七字書》,更多內容請看《人生》372期)以當代藝術來說,宗教通常不在創作範疇內,即使是以宗教為題材的作品,也是批判、嘲諷居多,但我就是很正面、很認真在做。一說到宗教藝術,大多數的人都想到佛菩薩的形像或經文,但我認為,即使沒有具體的形象與文字,藝術作品也可以很宗教。

像我畫水平線的時候,如同在禪修一樣,專注、放鬆、不求表現,這與一般藝術是矛盾的。當下只有呼吸跟動作,什麼念頭也沒有,做那樣的作品真的很享受。觀眾看著這些線條,跟著走,心也會靜下來。這可能也是我的使命,讓沒有信仰的人,看了之後對佛教多些了解與興趣,產生願意學習或修行的心。

地藏法門帶給我很多創作靈感,《地藏一百八》源自於誦1750部《地藏經》的功課,我給自己訂下規則,在同一張紙上,每念一部《地藏經》,就畫一遍地藏菩薩像,每念完108部經就會有一張地藏菩薩的聖畫像伴隨產出,整個計畫預計會完成17幅地藏菩薩聖像。我刻意不參考現成的畫像,隨著我對經文與地藏菩薩的了解,菩薩像逐漸改變。我想這不是菩薩改變,是我改變了。

經中〈見聞利益品〉寫道,若每日念地藏菩薩名號千遍千日,將有種種護佑,並得菩薩摩頂授記,我就照這個法門做,並發展成作品。我有糖尿病,便利用每天測血糖時扎出的血,在紙上點下血印,代表一天,並在下方寫下當天的所念的次數,如此持續一千天,因此稱此作品為《一千日》。

另外《七字書》是用一支香木鉛筆重複在紙上寫下一行行「南無地藏王菩薩」,直到鉛筆用盡。對我來說,鉛筆象徵人的一生,愈過愈短,但是鉛筆把它的一生,用持名號的方式供養諸佛菩薩,從它身上削下木屑,就如捨掉我執與肉身,最後整張紙寫滿時,將剩下的鉛筆削完,在展覽開幕那天,點燃木屑,以香氣供佛。

還有一件大型作品叫《行路一百公里》,在行走一百公里的過程中用鉛筆畫水平線,邊走邊持誦《地藏經》。為了這個計畫,現在我除了每天固定誦《地藏經》,接著還要將經文背起來。

對我來說,救濟不輟的地藏菩薩像是在跑超級馬拉松,我們也可以發願成為這樣的選手,學習地藏菩薩怎麼鍛鍊自己:不要急著成功,而是要調整心態,長養智慧、慈悲,發下利益他人的願望,這是《地藏經》教我的人生態度。

(更多內容請看人生雜誌372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法鼓山中山精舍 的頭像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