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找到生命歸依處

十多年來尋尋覓覓, 饒夢霞徘徊各種宗派門口,終於在今年正式「註冊」成為三寶弟子。歡喜之餘,她也勉勵自己精進,在三寶與五戒的引導下,優游人生大海更有方向。

「我終於可以名正言順地說自己是佛教徒了!」電話那一頭傳來成功大學副教授饒夢霞自信、開朗的聲音,今年三月剛從三峽天南寺參加自我超越禪修營、接受三皈五戒的她,對於加入佛教徒的行列非常歡喜、甚至帶點兒自豪,「兜了十多年,終於找到一個依皈處。」

談起接觸佛教的因緣,饒夢霞打趣地說:「也許是因為自己從小愛吃釋迦吧。」其實和大多數人一樣,饒夢霞從小跟著媽媽到廟裡燒香拜拜,分不清佛道的界線,直到青年時期偶然看了一齣舞臺劇,描述釋迦牟尼佛出家成道的故事,讓她深受啟發,埋下日後接觸佛法的種子。

探索各門派,打破迷思

十三年前在朋友邀約下,饒夢霞參加慈濟「大專教師生命成長營」,在營隊中看到學員感動落淚的畫面,引起饒夢霞的疑惑:「我不認為這是迷信,而是單純地思考,是怎樣的一股攝受力能感召大眾?」當時的種種,開啟了饒夢霞的信仰探索之旅。

饒夢霞自嘲長得很有佛緣,十多年來,經常有朋友邀約參加不同道場的活動,包括佛教、一貫道、新興宗教等。饒夢霞笑說,也許是冥頑不靈吧,她經常是抱著好奇心,看一看這些團體到底在做什麼,不僅因此打破了許多迷思,也學習了許多「術語」。

例如,有的道場聲稱自己的師父,只要張開雙臂就能將大眾累世累劫的罪業化成一條條黑線吸走,當時所有人五體投地、不准?頭,「好奇寶寶」饒夢霞卻兀自?起頭,尋找根本不存在的黑線。也曾有師姊讚歎擅長演說的饒夢霞是「現廣長舌相」,不懂佛理的她,一度以為對方說她「大嘴巴」……點點滴滴聽來有趣,卻是饒夢霞慕道、尋道過程中的重要資糧。

就這樣一個看過一個、一個驗證一個,直到這三、四年,饒夢霞在演講中經常提及「禪修是紓壓的好方法」,卻發現自己根本不曾打坐過,於是在一位家長的引介下,參加了法鼓山的自我超越禪修營。

為了參加禪修營,饒夢霞一改二十年來的教學習慣。她在成功大學的課表一向排在週二和週四,而禪修營則固定於週四至週日舉行;以前家長邀她參加,饒夢霞都以「時間不湊巧」為由拒絕,今年卻主動將整學期的課改到週一、二,這個舉動後來被朋友戲稱「為了喝一杯牛奶,養了一頭母牛」,饒夢霞卻不以為意,她說:「用整個學期去換這四天三夜,非常值得!」

找到生命的信仰

但饒夢霞也坦承,報到時,她一如往常懷著好奇心來看看打坐是怎麼一回事,當時也不曉得會有皈依儀式;到了受三皈五戒那天,饒夢霞毫不猶豫地加入了皈依的行列。「我一開始還是有點掙扎,心想:這十多年來的摸索,就這樣成定局了嗎?但它就是很自然地發生了。」饒夢霞說,原來因緣成熟了,一切是那麼的自在坦然。

而且這次的禪修營沒有高深的佛教經典或艱澀難懂的義理,有的只是平實易懂的生活佛法,讓她深刻感受到,禪修就是生活、佛法就是生活,「聆聽聖嚴師父的開示,明明是DVD,但是就像在現場,很親切很相應。而且許多的佛法觀念和我生活運用的想法都是相應的,所以很自然地就接受了。」

「I am so proud of myself because I am a Buddhist.(我以自己為榮,因為我是佛教徒)」正式成為佛教徒後,饒夢霞經常在演講中分享自己皈依、學佛的經歷,「今年3月我已經在法鼓山皈依了,我的法名『演霞』,因為我是『很會演講的夢霞』,哈哈。」爽朗的笑聲,再次流露饒夢霞的歡喜之情。而在得知皈依法名是從臨濟宗的偈子而來時,饒夢霞感性地說,「我喜歡一代一代傳承的觀念,感覺自己在這個傳承中有一份責任,別具意義。」

皈依至今只有短短半年時間,饒夢霞總是坦然面對自己的不足,努力改進。她說,原本在家中只要看到蟑螂、蒼蠅,她一定追殺到底;受持五戒後,饒夢霞會提醒自己練習「視而不見」,至於經常被蚊子叮咬的她,現在頂多揮一揮趕走蚊子,她也坦承,「完全做到是騙人的,但我盡量改變。」

對許多人來說,五戒是層層的束縛,饒夢霞卻視為生活上的最佳叮嚀。「尤其『不妄語』對我影響很大,是皈依後最重要的提醒。」饒夢霞分享,平常除了教書,每年平均有四、五百場專題演講,因此如何正確地表達自己、對自己的言行負責,都是她相當重視的面向與課題。

「我很羨慕,也很祝福找到自己的信仰的人。」回首來時路,饒夢霞說國中時看著同學去受菩薩戒、高中時隨基督徒好友傳福音、大學死黨帶她望彌撒,看著她們在自己的信仰中成長、分享善的力量,饒夢霞很是羨慕。如今找到了生命的歸依處,饒夢霞期勉自己精進,將佛法觀點融入演講與生活中分享給更多社會大眾。

文/許翠谷

(更多內容請見373期《人生》雜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法鼓山中山精舍 的頭像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