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嚴書院  我與阿彌陀佛的因緣

從小和外婆很親,她常住在我們家。外婆自幼是童養媳,沒上過學,不認識字,早年守寡,獨力帶大三個孩子,走過戰亂的年代,吃了不少苦,偶爾聽她提起往事也總是輕描淡寫,在我心中她是傳統的,認命的,堅強的女性。

我的家在基隆的一處小山坡上,山坡下有個小漁村,外婆喜歡拜拜,拜土地公,拜保佑討海人的媽祖娘娘,每當她備好供品總會帶上我一起去,我愛跟著外婆。有一天,外婆很高興的告訴我另一個山坡上有座新的廟,要我跟她上山去,一如往常,一手提著供品一手牽著瘦弱的我,沿著海邊走了好久,又努力爬上一個高坡,那是座觀音寺,裡面住著比丘尼,供奉千手觀音。那裡背山面海,居高臨下,視野遼闊。我高二那年,外婆索性住到觀音寺裡,得空就回來走走看看,直到她行動不方便了才由舅舅接回。

忘了何時開始的,常看外婆靜靜的數著珠子念佛,有時看書累了,起身在屋子裡尋她,總見她坐在椅子上輕輕念著"南無阿彌陀佛"的身影,那麼專注認真,望著我的眼神明亮、乾淨、清澈。現在我手上的這串念珠是外婆特別送給我的。

外婆因為拜觀世音菩薩,信仰觀世音菩薩而種了淨土因,她是坐在椅子上念佛中往生的,家人發現時她早已離開。她的遺容溫潤慈祥,在深沈的平靜中隱約帶著一抹微笑,寬慰著身旁的人,這時、我的孩子都上小學了。

感恩三寳,感恩佛菩薩,老人家在生時能遇到一位發願建廟、慈悲的法師,離開的姿態又如此寧靜優雅,這一切對我的影響既深且遠。

文/劉月玲菩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法鼓山中山精舍 的頭像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