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留言!

作業題目:我這一生曾經「遇到」或「失去」(人、事、物)而強烈感受到苦?請試著分享當時的感受。並簡述如何走出、度過上述經驗。

 

事件:近年來因公司高層的政治鬥爭,導致職務轉換,其中一位主管為了掩飾整人意圖,長達1個多月胡亂責備我,造成我的主管嚴重困擾,感恩我主管的忍耐與協助。一年前該高層主管又以欠佳的口氣,希望我暫時擔任某一部門主管,遭我當面婉拒。自此之後,該高層主管不時對我說:「不管是不是妳的錯,都算是妳的錯」。

image002.gif  

以上例重新深入解析其十二因緣的流轉如下:

十二因緣

釋義 (明,楊卓《佛學次第統編》

本事件解析

一、無明

以行蘊中無明為體,不取餘法,斯乃與行得為因緣,此通現行及種為體。  

因波及公司政治鬥爭,我被惡整而起煩惱無明

二、行

造作為行,以身語意三行為體,心心所為體。行體是思,此身語意三,在欲界名福非福,身語在色界,意亦通無色,名為不動,此支亦通現行種子。  

我因心懷不滿,面對整我的主管時無法平靜地說出柔軟語(也拒絕同意他的請求),加深對方的反感而造惡業

三、識

了別名識,唯取阿賴耶識親因緣為體。果報主故,此唯種子,不取現行。 

此事產生惡因(認定對方及相關利益關係人一定會持續找我麻煩)種入我的阿賴耶識中,亦即代表我有強烈的受迫害意識及分別心。

四、名色

即除六根觸受法種,皆名色攝,謂色蘊中除根,餘色除受蘊全除行蘊觸除識蘊中本識意根餘想蘊全三蘊少分為名色支體,此唯異熟性也。  

這惡因種入我的精神及行為中。

五、六處

生長門義名為處,是內六處唯取彼異熟種,即五色根及前六識,若有異熟居過去世,說為意也。  

用我的六根去看、聽、說、處理公司的諸多工作

六、觸

觸境名觸,除第七識,取第八相應觸全,六識之中異熟觸,此唯種子。  

我會運用(受迫害意識及分別心)的意識來解讀所有跟我相關的事件,配合我的六根運作如下:

我會與別人抱怨,談論相關是非(一直以自己是受害者的角度解讀)

我會刻意去看新主管的缺點,甚至批評她們

我會揀擇工作(挑他們不擅長或逃避的工作,我刻意做得更好、更有效率,甚至產生所謂撈過界的批評,引起對方強烈反感)

我不給對方好臉色(無表情也不打招呼或寒喧),對方也記恨在心

七、受

領納名受,此亦同前觸,應知亦唯種子。  

解讀後更覺苦受:

認定別人做得比我差、而我又只能被冷凍旁觀

認定別人是刻意打壓我(其實是我無法客觀地站在對方角度去看如此安排,只用我執、我慢去解讀)

八、愛

耽染名愛,唯取愛數一法為體,正唯修斷,助潤通見,此通現種。

代表我因愛受苦,還是很在乎我對公司能貢獻什麼,也隱隱沉溺於以往自己曾創造的光芒。

九、取

追欲名取,通取一切煩惱,正唯修斷,助潤通見,此通種現。

對於不受肯定且被冷凍的狀態,我偶爾會執取難過受傷的感覺(雖然歷時很久,已漸漸淡化受傷的感覺,但仍未消失);代表我仍執著在這種煩惱境界中。

十、有

愛取合潤,能引業種及所引因轉名為有,俱能近有後有果故。

惡整我的主管對我的負面印象(不挺他)無法淡化,因此我持續受惡業報。

十一、生

蘊起名生,即五果現行,不取種子。以異熟五蘊為體,謂從中有至本有中未衰變來,皆生支攝。 

該高層主管用超級放大鏡及佈眼線來監督我的言行,還對我放話:「不管是不是妳的錯,都算是妳的錯」。而不停產生一次次新事件。

十二、老死 

變異名老,滅無名死,亦以異熟五蘊為體,不取種子也

每次打擊及傷害,會週而復始的發生、結束,又產生另一起新事件。若我不從改變成長自己著手,惡因緣及逆增上緣一直都會反復流轉中,我的無明及苦受也無法解除。

 

 

如何解決以還滅?

深入解讀此事的十二因緣流轉,令我獲益良多。於分析過程中,客觀冷靜地觀察自己在整起事件中的起心動念,才恍然發現我原來一直處在“執迷不悟”的反覆折磨中。若要跳出迴圈,自己得先跳出劇中人的角色,才不會跟著演出輪迴劇情。十二因緣流轉分析,也是一種療癒痛苦的方法,活用佛法真是好處多多。當下對我最重要的是,認清這些都是因緣所生,運用緣起性空去放下諸多我執,還自己一片清明。不揀擇、不分別、不論是非,打從心裡去歡喜做每一件事,開始改變自己吧。

從十二因緣流轉分析中,所有的苦受都是來自於「我」的過度放大。瞭解因果及因緣的道理之後,我學習接受當下的因果,不去抱怨對方,也試著從對方的角度去看”我”,就能同理到對方的反應,當看清楚這一切的因果循環,我就會跳脫原本受害者的心態,更冷靜客觀地面對諸多是非,不抱怨也不想再捲入滾雪球中。

其實許多煩惱及妄念,都是由我的生命所化成,不要把問題歸咎到別人身上,因為改變別人是困難甚至不可能的,反而要從改變自己下手,要讓自己來中斷這些煩惱的循環及衍生。

我要試著改變自己的慢心,既然因緣如此,造成結果不如從前,也不要換成自己用放大鏡去看別人,放下自己原本可做到100分的預期標準,接受別人執行之下的50分成果,這樣才不會造成別人的無形壓力,也不讓自己沉溺在不理性的情境中。反觀高層主管用放大鏡來找我的麻煩,是為了要打擊我、警告我,我要打從心裡去改變自己,接受當下的因緣,無論高層主管是否會改變對我的方式,我的心都要更自由地轉向,不再隨之起舞。

最困難的是,我要試著以同事、愛語來面對所謂的”敵人”。雖然我心中不想與之為敵,可以躲得遠遠的,可以不見不怨,但是要我改變成對他們說出讚歎與柔軟語,似乎仍不容易。代表我心中仍有一些執著,要完全放下有點困難。雖然我心想放下,口頭尚未放下,因此從整體形貌看來,我似乎尚未放下,所以這煩惱情境的還滅仍未圓滿。身、口、意的同步修行,真的頗為困難!

文/小筑菩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法鼓山中山精舍 的頭像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法鼓山中山精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